白瀬すずの

高二生更新慢
本丸愛豆兼桑的小迷妹(´ ▽`).。o♡

来张全家福+可爱萝莉小师弟一枚
爹爹懒蠢笨,娘亲温柔(?)万修大佬
爹爹到底怎么把到娘亲的??

问什么坐观万象的地点都这么诡异??
虽然风景不错啦......

结义树种在金顶
以后浇水都得爬金顶阿哭唧唧
日常摔残金顶成就(1/1)

御靈錄•第八章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和靈剛到新宿便停下了腳步

「和你在一起,真是讓我火大。」

「這是我要說的吧!你這個差勁的男人!」

有人在爭吵,而且不只一對,附近的所有人都在吵架

「到處都在吵架……而且,這附近瀰漫一股奇怪的氣息。主人,這恐怕是妖怪所引起的,這裡充滿了穢氣!」

「穢氣?」對於靈口中有些陌生的名詞,我不禁疑惑的問

「穢氣是源自於陰暗的內心,也叫做瘴氣,就像毒氣一樣。穢氣會造成各種影響,這次大概是激發人們的怒氣。」

「那要怎麼樣才能清除呢?」

「通常在引起異變的穢氣中心,都有妖怪作祟。只要淨化那隻妖怪就可以了。」

靈盡職的解釋完後,我們倆便尋著穢氣找尋中心的妖怪

「咕嚕嚕嚕……」

「是穢魔!主人,迅速將它淨化吧!」

我拿出一張符咒,口中輕唸咒語

「南朱雀、北玄武、東青龍、西白虎,以四神之力淨化此處之污穢——急急如律令!」

符咒化為數道光芒將穢魔徹底淨化

「簡直就像陰陽師高手一樣,主人你太厲害了!」靈在一旁高興的說著

「完全看不出今天才剛當上陰陽師。與我過去侍奉的主人相比,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們就乘勝追擊,趕快去找犯人吧!」

聽到靈的話,我輕輕點頭

「阿,主人,在那裡。」

和靈走著走著,終於找到了穢氣濃厚的地方,在那裡有一個女孩蹲在牆角

「這種感覺……那個女孩就是散發穢氣的妖怪!但、但是她好像是不良少女欸?要是她搶我們的錢怎麼辦?」

呃……我想妖怪不會搶人類的錢吧……大概……

「阿,可是她帶的飾品都好可愛哦。難道說這就是網路上說的“反差萌”嘛?」

不知道為什麼靈她的語氣這麼開心,大概是因為她愛上網吧?

「請小心,主人。她正在像穢魔異變,這類妖怪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

「…………」

「咦?她好像在說什麼耶。」

我仔細一聽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好強的怨念?!」

「現充們都去死吧!」

「欸?」

「呃…?」

她隨後怒吼出的一句話,讓我和靈兩個人都愣住了

「現充是……指現實生活中過的很充實的人吧?竟然希望過的幸福的人去死,穢氣的影響真是太可怕了。」

是這樣子嘛……?感覺穢氣的的範圍好像微妙的縮小了

「看來她要直接傷害現充們了,主人我們追上去吧!」

說完,靈就跑了出去,我也慌慌張張的追著靈跑

「那個穢魔跑的好快,主人我們抄捷徑吧!」

跟著靈拐進了一個小巷中一陣東鑽西竄後,終於追上了前方的女孩

「嗚嗚嗚嗚嗚……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啊啊啊啊!!!」

「哇啊~主...主人我們不能被對方的氣勢嚇到!」

不……被嚇到的貌似只有你……

我看著被嚇得倒退三步的靈無聲的吐槽道

「鎮壓穢魔是我們的使命,我相信只要好好溝通一定可以解決問題!我先來和她談談看!」

「欸…等……」

我還來不及阻止,靈就已經三兩步的跑到了女孩身前,才剛要開口

「蛤~?你是那根蔥阿?」

「那個……您好,可以請您和我聊一聊嘛?」

女孩挑了挑眉「聊一聊?……哼,有意思。」

「您覺得有意思嘛!太好了,主人您看,果然只要肯溝通還是可以的!」

靈高興的轉過頭對我說,而那個女孩的視線也跟著移了過來

「你們兩個在那裡卿卿我我,是故意在對我放閃吧!」

「咦……不,我……」

靈想解釋,只是對方顯然並不想理她

「現充都去死啊啊啊啊!!!」

「等……等等!主人你怎麼用這種眼神看我阿!」

靈對上了一道“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的”視線,更加慌張了

「我才不會要你們跟我單挑,對付你們這對狗男女,我一個就夠!」

等一下……狗男女又是怎麼回事……撇開我是女的不談,這到底是哪個年代的用詞阿…………

「看我打爆你的腦袋,然後扔進東京灣!」

說完,女孩就憤怒的朝我們衝了過來

#すずの

御靈錄•第七章

「我要在這裡工作。」我神色堅定的將我的答案說出口

「雖說在一旁煽風點火的我沒資格這麼說,但你還真好說話呢。」

似乎對於我的坦然答應有些意外的魅角,毫不客氣將疑問說出口。我只是搖了搖頭,然後看向靈

「我只是覺得我應該對靈報恩才對。」
雖然這不是主要原因,但至少想對她報恩的這份心情不假。

我沒有將心中的想法說出口,但臉上依舊不改堅定的神情

「真、真的可以嘛……?」靈有些不過相信又小心翼翼的問,只是臉上的表情卻已經出賣了她的真實想法

「雖然這麼說,但你的嘴角已經往上翹囉。」魅角毫不留情的戳破靈的偽裝

「不、不是那樣的!如果就這樣道別,有點寂寞什麼的……我才沒這麼想呢!靈總是很嚴謹的!」

少女唷……你已經將心裡的話說出來了,這真的是“很嚴謹”?

對於這個呆萌呆萌的靈,我實在不是很認同“嚴謹”這兩個字

「好啦好啦,不過其實你答不答應結果都一樣。我早就打算好,就算來硬的也要把你留下。」

「欸?……咦?!」

…………所以說其實就是無視我的意願與人身自由就是了……那還真慶幸我答應了,要不然天知道又要弄出個什麼事情來

我再次為我的選擇表示我真是聰明蓋世不可一世(劃掉)

「沒辦法阿,誰叫她現在依然吸收著靈的妖力,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所以靈無法回復妖力,既然不能使喚靈,當然就只能這個孩子來代勞囉」

講白點就是免費勞力的概念吧……

真是的,我都變吐槽系少女了,這可不符合我的人設阿( ̄3 ̄)

「好啦,總之你們兩個現在開始是一心同體,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都必須一起同甘共苦。我說,你們不如現在一起去洗個澡,加深感情吧?」

「……我明白了。」

等一下,什麼神展開?!

「喂,真的假的?!真的要一起洗澡?!」魅角也對於靈的回答十分驚訝

「才不是指那件事!是一起同甘共苦啦!」

嚇死我,還以為會是什麼奇怪的發展呢……不過,其實一起洗澡好像也是無所謂?反正都是女孩子也沒什麼見不得人。

咳咳……好像偏題了……

「我要與雪涼正式締結契約,好好為她效命。」

「嗯,也好。」

等一下,在我思想神遊的這段期間,我錯過了什麼(ノ゚Д゚)

「那個……?」

我忍不住插聲提問,只是兩人似乎沒有理我的打算。只見靈拿出了空白的符咒,在上面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又在上面附了一絲妖力,然後遞給了我。

「這樣是?」我伸手接過,順口將疑惑問出了口

「這樣靈就是雪涼的式神囉!請多指教,主人~」

我看了看手中的符咒有看了看靈,然後對她回以一笑

本來已經轉身要走的魅角,又突然想起什麼,然後調頭走了回來

「對了,關於新宿的妖怪事件。那起事件還沒解決,就交給你們了。」

「阿,對哦!雖然氣氛圓滿的像完結篇一樣,不過其實那個事件還沒解決。我們出發吧,主人!」

#すずの

御靈錄 • 第六章(過去篇)

我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就讀一所平凡的高中。

我是一個沒有父母的孩子,從小就被收養我的奶奶扶養長大,奶奶去世後我就開始學會了一個人生活,周遭卻也開始了對我身世的猜測與冷嘲熱諷

沒人要的野孩子……

剋死父母的禍害……

天煞孤星的怪物……

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一直以來我總是將自己的一切做到最好,因為唯有足夠優秀與才華洋溢的人才能在這世界存活,在這個……人心險惡的世界……

當一個人人誇獎成績優異的孩子,當一個老師認為乖巧聽話的學生,當一個同學眼中任何事都按部就班的模範生。

只有這樣我才能讓他們淡忘我是個孤兒的事實

我一直以為我會一直這樣度過我的一生,但是直到我遇到了她……

靈,一個傻裡傻氣但卻是個值得信任的妖怪

沒錯,妖怪。

我在一如往常的生活裡,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並且初見了那個在小巷內逗著貓咪的孩子,明明看起來毫無威脅性卻被貓咪視為敵人攻擊。

我也不明白我為何要出面救她,或許因為這不知名的原因,我的一生就此改寫了。

很快的,我又在新宿的街頭遇見了她,她追著一個像是蛇一般的女人,明明在如此熱鬧的街上卻沒有人發現的跑進了暗巷,非常清楚這並不關自己的事,但是卻不知道什麼東西使然,我跟了上去。

在跟蹤的途中,我被那個名為清姬的女人不,現在應該說妖怪,發現了我的存在,被認為是靈的同伴而發動攻擊,但奇怪的是有一股力量保護著我

「為什麼你的身上會有妖力?!」

我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又一股黑色令人窒息的氣息向我襲來,來不及反應的我就這樣陷入了黑暗。

再度醒來時,被告知我已經死了,然後接二連三的各種常人難以相信的事物全部在一瞬間像洩洪一般的向我湧來

妖怪,穢魔,陰陽師,式神……這種平安京的鬼怪傳說之類的事情,現在,全發生在我的身上。

「請別放在心上,我沒問題的!」

「雖然不知道你至今為止過著怎樣的生活,但別光聽別人的,稍微自己思考一下如何?」

我該怎麼做……是就這樣毫不在乎的置身事外,然後回到平常那樣枯燥乏味看著別人的臉色依照別人的規矩按部就班的活下去;亦或是放棄原本的一切,在這裡開始新的生活。

我想我已經清楚我心中的答案了。

#鏡終於跟我回家了開心╰(*´︶`*)╯
#すずの

御靈錄•第五章

「怎麼了,小姑娘?」酒吞童子赤紅的雙眼看著我

他是夢中的那個妖怪…………原來真的存在……

「撒~既然你來了,那就開始吧~」魅角一聲令下,一股懾人的妖氣散發了出來

「唔……」

強大的妖氣迫使我僵站在原地,沖田總司快步走過來擋在我身前,回過頭就是一句

「我說你也太弱了吧。」

一開口就是毫不留情的諷刺令我傻住了,他抽出腰間的刀

「既然是我的主人,那就好好戰鬥。」

這算是………彆扭的鼓勵嘛……

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集中精神將妖力輸送到式神的身上

「神速三段。」

「鬼爪。」

沖田總司和茨木童子都使出了技能但仍然不敵強大的酒吞童子

怎麼辦……在這樣下去他們會輸的的……我到底該怎麼辦……

面對如此困境卻毫無辦法的我越發的著急了起來

“力量……我把我的力量借給你……”

你是誰?!

我的腦海中浮現一個聲音

“你會知道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使用我的力量,去吧。”

等等……!!

我還未將疑問問出口那個聲音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溫暖的力量從體內不斷湧出,之後白色的光芒包附了一切

「?!」

「……啊?!難道……!」

站在一旁觀戰的靈和魅角看見這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都十分訝異

「該死……為什麼……使不出……力量!」

白光消失後,酒吞童子單膝跪在地上。我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中充滿了疑惑

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

「怎麼回事?算了~約定就是約定。恭喜你通過考驗啦~毫無疑問是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呢!」

魅角兩手一攤不過臉上寫滿了滿意的表情。靈也開心的跑了過來

「太厲害了,雪涼!沒想到真的贏……啊,不、不好意思,我不是覺得你不會贏……」一不小心將心裡話說出口的靈慌慌張張的掩飾著,我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嘛~我自己也嚇了一跳,沒想到能贏。」

「小姑娘還真是出人意料阿~」茨木童子走了過來一把搭在我的肩上

「……好重。」

「哈哈哈抱歉抱歉,忘記你是人類了。」

這種事情能忘嘛……

「比起你的式神,酒吞的實力明明更高……也許是偶然吧~不管怎樣,你打破了紀錄,這是無可爭辯的事實。我就告訴你你的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吧!」

………………………
…………………………………
………………………………………………

經過了一番時間的解釋與說明後

「就是這麼回事。」

「你還活著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靈在你命危之際將自己的妖力注入你的體內,防止你的魂魄散滅,只是你吸收的妖力超乎靈的想像。都是因為這樣……剩下極少妖力的靈都變得這麼矮了……嗚嗚……」

魅角一邊假哭一邊拿出手絹擦拭著不存在的眼淚,被戳中痛腳的靈立馬跳起來反駁

「我本來就長這樣!不對……我才不矮呢!」

「好啦好啦。總之,你很適合做陰陽師。就是用妖力操控式神,像我以及住在這裡的陰陽師們。」

聽著魅角她們解釋完,我不禁睜大了眼睛

陰陽師……這都什麼時代了,還存在這種東西?

「怎麼樣,很棒吧?你現在可是連鬼那樣的東西都能打倒唷!不過代價是靈的妖力都被你榨乾了呢~」

不……哪裡棒了……那種東西是個普通人都不會想遇到吧……還有重點其實是最後一句吧?

不過……我現在……還算是普通人嘛?

我看了看總司和茨木童子又看了看靈和魅角

唉……看起來我已經和普通人這個名詞絕緣了呀……

「吶~我說你不如加入陰陽寮,在我的手下工作吧。工作內容是和威脅和平的妖怪戰鬥,很像正義的伙伴吧~」

正義的伙伴……你以為在看熱血小說嘛……

「但是,普通人類是看不到妖怪的。」

我果然已經不是普通人了呀……

聽見魅角的話,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正因如此,在旁人看來我們只是對著空氣講話的危險份子罷了。我以前曾經被警察攔查,還被追了好幾條街呢!」

等等!這不就變得像罪犯一樣嘛=口=

「那還不是魅角大人和妖怪戰鬥的太激烈,破壞了整條街!」

靈在一旁補充說明,也打斷了我的莫名其妙的臆想

「總之,有時候會發生這種事,所以你你打算怎麼做?」

果然還是有點突然阿……自己已經死掉還有成為陰陽師什麼的……

「你有必要猶豫嘛?靈可是為了你失去妖力,我只是讓你代替她完成任務而已。」

的確,一開始我的自作主張去幫她,淌了這渾水又差點丟掉自己的小命,到最後還是她為了救自己才會變成這樣

「那個請別放在心上,我沒問題的!」
靈站在一旁用著安慰般的語氣對我說

「讓恩人為你擔心真的好嘛?還是只要對方叫你別放在心上,你就能若無其事?我不知道你至今為止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但是別光聽別人怎麼說,稍微自己思考一下如何?」

我……至今為止……的生活……

To be continued

#我終於寫完了QAQ
#這次的活動讓我好心塞
#可愛的鏡我好想你快回來吧QAQ
#抽風中的すずの

御靈錄•第四章

「別搞錯了,我是男的。」沖田總司漠然的看了我一眼後便不再理我

「……欸?」

「噗……」忍俊不禁的靈就這樣笑了出來,我依舊是一臉茫然的看著他

「那個……沖田先生?」我不確定的喊了一聲

「幹嘛。」沖田掃了我一眼

「……」好可怕…………麻麻救命,這個人有殺氣QAQ

「那個,雪涼你不用太在意啦~他的個性就是這樣,久了就會習慣了。」靈安慰著說

「……」可我現在不習慣=口=

「嘛嘛~這裡還有一張招來符,雪涼你再試一次如何?」說完,靈又遞了一張符給我,我伸手接過走到五芒星前注入妖力,又是一陣白光,白光中站著一個白髮男子

「欸欸?!是茨木大哥!」靈驚訝的大喊

「茨木大哥?」我疑惑的看著靈,靈解釋說

「是茨木童子唷,酒吞大哥的得力助手!沒想到雪涼竟然能召喚到呢!」

我看向走向我的茨木童子,他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右手

「嗨~這位小姐你長得真可愛,願意和我約會嘛~」

「…………」我的天……=口=這都是些什麼式神?!

就這樣莫名被式神調戲的我僵在原地,靈連忙拍了拍風中凌亂的我,搶救茨木的形象

「阿阿雪涼你不要看茨木大哥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他其實人很親切的!」

「什麼叫一副花花公子的樣子,小靈真過分呢~」茨木假裝不滿的說到

「靈,式神都是呃…...他們這樣?」我已經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問靈

「雪涼請千萬不要對式神失望阿,呃…他們只是特例的而已啦……哈哈……」我滿臉懷疑的看著靈不確信的臉嘆了口氣

「那我們回去找魅角大人吧!」

————————————————

「阿拉~看來你找到不錯的式神呢。」魅角看了一眼站在我身後的沖田總司和茨木童子,突然靈光一閃

「既然這樣,那就給你最後一個考驗吧」

魅角拿出了通訊器,嗶嗶嗶的幾下,另一頭傳來了一個聲音

「有事嘛?」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吧!我和你是主僕關係!」魅角一臉不滿

「知道、知道啦!所以到底有什麼事?」那個聲音聽起來很是無奈

「是工作、工作唷~過來一趟吧,這裡有個孩子想讓你當她的對手。」

「……哦。」那個聲音默默掛斷了電話

零滿臉慌張的問「等等...難道說最後的考驗……?」

「是我式神中的頭號妖怪,最兇惡的鬼王——酒吞童子。」魅角笑容滿面

「等、等一下!這也太亂來了!雖然雪涼很有潛力,但潛力不等於實力啊!」

「這種小事讓她自行靠判斷力去彌補啦~畢竟我現在正缺人手嘛!」

「……」囧……所以就這樣把我往危險的坑裡扔嘛……還有沒有人權TAT

靈有些猶豫的說著「我知道了,但是請先讓雪涼提升一下式神吧!雖然只能臨時抱佛腳,但如果是雪涼的話……」

「嗯,謝謝你,靈。」我對著靈笑了笑

「那雪涼請用這些勾玉來提升式神的力量吧。」靈將兩塊勾玉給了我,我看著手中的勾玉問。

「那個……要怎麼用?」

「笨蛋。」驀地響起一個聲音,我回過頭看見沖田總司用一臉看“白痴”的眼神看我,然後接過我手上的勾玉,一用力便捏碎了它。被捏碎的勾玉碎片化作數道光芒融進了他體內。

「欸?這樣就好了嘛?」我有些驚訝原來方法竟然如此簡單暴力,茨木童子走過來拍拍我的腦袋

「嘛~當然啦。要不你以為要怎麼做?」

我想了想然後回答道「我以為……要吞下去之類的?」......雖然感覺會噎死,心裡默默補充著

「噗……哈哈哈!!你這個傢伙真有意思!」聽到我的回答,茨木童子誇張的大笑著。靈有些不滿的說道

「真是的,茨木大哥你正經點啦!現在可是攸關雪涼的性命呢!」

Σ(っ゚Д゚;)っ怎麼突然攸關性命了?!我還有命活到開學嘛!

「好啦好啦~開個小玩笑嘛~」茨木也接過我手中的勾玉並將其捏碎

「好,這樣雪涼就沒有問題了!……應該。」

等、等一下……那個“應該”是怎麼回事……

「喂,我到啦!」一個囂張的紅色身影出現在面前

「哦呀~酒吞童子你終於來啦。那這個孩子就拜託你啦~」

酒吞童子童子赤紅的雙眼看向我,四目相接的瞬間

他……是夢裡的那個妖怪?!

我有些吃驚的看著眼前這個曾三番兩次出現在那個像是記憶的夢中的妖怪

To be continued……

#すずの

御靈錄 • 第三章

..........
.............
.................
.....................
...........................

「事情就是這樣。」

聽完靈的敘述,我仍然一頭霧水。這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

「也就是說,你一時腦熱見義勇為。然後就死翹翹了。」

「欸?!」

死……死翹翹?我……死了?

「看來好奇心也能害死人呢~」那名女子有些惋惜的說

……她說我死掉了,可是我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嘛?

我在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下,確認沒有什麼不正常的地方

「魅角大人原來你在呀!」

靈跑到了被稱為魅角的女子面前

「我當然在囉!這裡可是我的陰陽寮嘛」

「陰陽寮……?」我疑惑的問

「正如字面的意思,這裡是陰陽師居住的地方。而且,你以後也要住在這裡。」

「咦?」

「魅角大人我還沒向雪涼解釋完呢!」
靈慌慌張張的開口道

「何必那麼麻煩。反正也不是說明就能明白的事。」

「所以你親自體驗看看吧!順便看看你的本事」

…………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而且通常這種預感都會成真…………

「哈哈,你的表情真有趣。那麼~要開始囉!出來吧!」

「咕嚕嚕嚕嚕……」

這、這、這…………這是什麼啊啊啊!!!

一團黑漆漆的不明物體鑽了出來

「這是我抓回來的穢魔,正好派上用場。別擔心,這些都只是三流貨色。」

魅角語氣輕鬆的說道

所以說……這個東西看起來就是很不妙阿…………哇啊啊………靠過來了…………

魅角又補充了一句「不過普通人類遇到的話,也只有乖乖受死的份吧。」

等等等………這會死嘛?!
我此刻的表情大概是-->Σ(っ°Д °; )っ

「等一下,魅角大人!雪涼她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阿!」

「而且把捕捉的穢魔放出來,被上頭知道了肯定會罵的狗血淋頭的!」

魅角笑著說「只要靈不打小報告,上頭就不會知道啦~」

「呃……」靈語塞

「那麼,好好加油,別死掉囉~♪」

欸、欸欸欸?!不是吧!!

「嘎啊啊啊啊!!!」

靈站在我身旁說到「雪涼,請集中精神。你一定能做到的!」

穢魔衝了過來,我緊緊的閉上眼睛,伸出一隻手想阻擋穢魔。一道白光從我的手心飛出,瞬間穢魔消失無蹤。我還沒反應過來,只聽到靈在一旁驚呼

「太好了!成功淨化了,雪涼!」

我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

這股力量是……

「嗯~還不賴嘛。那麼進行下一項測驗」

「還、還要繼續嘛?!」

嗶嗶嗶……嗶嗶嗶嗶

「哎呀~怎麼這種時候來電話。稍等一下,我很快回來。接下來可不會那麼輕鬆
唷!」

「那麼先帶你去找些式神吧~」

靈帶著我來到了一間外觀像是神社的房間,房間中央的地上有個大大的五芒星圖案。靈遞了一張符咒給我

「這個是招來符,試著在上面注入妖力看看吧!」

我接過靈手中的招來符,照她說的注入了妖力,充滿妖力的符咒脫離我的手飛向了前方的五芒星陣,五芒星陣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光芒消失後,一個長髮的男子站在五芒星中央

「這……這是?」

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男子。明明不久前這個房間內只有我和靈兩個人……呃…不對,應該說一人一妖,可是現在竟然不知道從哪冒出一個人來?!

「嘿嘿~雪涼你的下巴都嚇得快合不起來了呢。」

靈的笑聲打斷了我的腦內思考,順便把我的意識給拉了回來,我不明所以的問靈

「靈,剛剛的那個到底怎麼回事?」

靈回答「這是式神召喚唷!使用經過特殊處理的符咒就可以進行召喚。剛剛召喚出來的是屬於神靈的式神——沖田總司。」

靈說完,我將目光轉回被我召喚出來的沖田總司「那個……」

「別搞錯了,我是男的。」

「……欸?」

「噗……」

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我傻住了,靈笑噴了

To be continued……

#すずの

御靈錄 • 第二章

「你們果然是同伴!還真是會騙人!」

清姬的身上溢出了更多的黑色氣息,然後向我發動攻擊。

「唔……」

「哼~你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嘛!」

什麼都看不見……眼前一片黑暗……

————————————————

「來吧,我的同胞們。」

又是這個夢!?但是…………好像是上次的延續……?

赤髮妖怪大手一揮,數隻妖怪瞬間包圍黑髮的女子,女子從衣服中抽出幾張符咒,紅唇微啟,輕唸咒語,一陣青煙中顯現出四個淡影

「奇美拉、管狐、卑彌呼、小狐丸。」

「在。」

「好,上吧!」

「是!」

女子的式神與妖怪們,雙方實力不相上下的戰鬥著

「鬼王,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女子終於打敗圍繞的妖怪站到赤髮妖怪面前

「不錯,還不壞嘛。人類。」

赤髮妖怪依舊輕蔑的看著她,女子憤恨的瞪著他

「既然如此,我也送你一份禮物吧。」

「什麼!?」

危險!!

「唔…………」

一陣重擊打在女子的身上,她有些支撐不住的跪坐在地

「…………還沒有結束......」

「哦?到了這個地步還沒有倒下。」

「……以臨終秘術保存吾之魂魄………歷經輪回……前往光明之日!!」

一陣白光包附了女子與鬼王

————————————————

「嗯…………」

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剛剛那個夢到底是…………

「啊!你終於醒了!靈還想說要是一直昏迷不醒該怎麼辦,擔心的不得了。你有沒有哪裡會痛,還是哪裡不舒服?」

痛倒是沒有……真要說的話大概是睡在硬梆梆的沙發上有些腰酸背痛?

「請不要客氣,哪裡不舒服儘管說。對了,你還記得這裡是哪裡嘛?」

…………不記得……這裡是哪裡…………還有我是誰…………全都……想不起來…………

「你果然什麼都不記得了嘛……」

她神色悲傷的看著我,然後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從身後遞了個東西給我

「對了,這是你的身份證件對吧!」

白瀨……雪涼,這是我的名字?

我一臉茫然的看著證件,還有上面陽光笑容的照片

「你應該是衝擊太大,才會導致暫時性失憶。但是現在也確實沒辦法讓你恢復。魅角大人也說過可能會出現這種狀況,真的非常對不起!!」

完全不懂她在說什麼……只看的出她一個勁的道歉

「那在魅角大人來之前,先讓靈來為你說明發生的事情吧!」

to be continued……

#すずの